Sibyl

 

Always and forever

我好恨啊

唇彩

太难受了。

吕一百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生活随意,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。

可是上夜班本就不让人愉悦,夏日的天气又燥热得连空调的声音都让人暴躁,所以吕一百在看到坐在斜对面那个姑娘和肤色完全不搭的唇色时,突然就觉得这样的工作环境无法忍受了。

为什么好好的一个小姑娘,长得白白净净,却非要涂自己气场压不住的中毒色唇彩?都说姑娘们很懂唇彩,可是总是涂着不符合自身气质,还自以为颜色好看口红上街是怎么回事?直男审美,吕一百嗤之以鼻,浑然不觉这个词中自己才是被骂的那个。

吕一百没有再继续看同事,低头继续做自己的审核工作。

可有时候,一件事,你只要注意到了就很难再忘掉。姑娘唇膏的颜色仿佛是指尖的一根小肉刺,...

诸君 晚安又被卡掉了

午休的时候梦到了我的蛇,确切地说,是我计划去养的蛇。

它们是被寄过来的,一条玉米蛇,一条角蝰。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买了角蝰,毒蛇并不在我现阶段的饲养计划里。

梦境中我看到了随箱寄来的解释,这种角蝰的毒是不至死的,只会让人有轻微的麻痹感。

喂食的时候,它咬了我,咬了许多口。确实是一闪而过的麻痹感,如同触电。我松了口气,任它玩耍一样从我的手指一路咬到胳膊。

但它突然不啃松口了,咬在我小臂的内侧。它的身体拖在后面,没有用绞杀的姿态盘上我的手臂。我不能理解它这种行为,于是捏住它的头,想迫使它松开。

它没有,我的前臂开始发痛,只好加大了力道。等它终于松开了我那块可怜的皮肉,我才发现……它死了。...

之前把ek文收到了一个合集,然后自己忘了。

今天看到loophole的时候发现它不是所在合集的末篇,于是疑惑了好久我啥时候写了2……

点开下一篇,我果然没写2。

当我有时间的时候……我就想搞很多根本没人吃的拉郎和cp

衣橱

@义勍 ,圣诞快乐。

克劳斯是个有艺术天赋的,智慧的,曾经不那么暴躁易怒的……嗯,王者,或者说,上位者。这样的一个,在生活里总是会有些不拘小节。虽然克劳斯不会把房间弄成猪窝,也不会乱放日光戒指,但同时,他也不会操心自己衣柜里那些合心意衣服到底是哪来的。虽然他确实有时会去定制新款衣服,让自己风度翩翩的出现在众人眼前,好接受他自认是崇拜的那些眼神。但大多数时候,他是不会为衣服这种事操心的……毕竟,他还有很多人要杀。

在克劳斯有些扭曲的人生中,他俊美的外表带给了他不少助力,至少稍稍地弥补了他不时疯狂带来的灾难后果,也能俘获女巫和狼人的芳心。他知道自己的魅力,也不啬于维护和利用这一优势。

克...

神话中暴露的恶意和不平等,总让人更难以忍受。

这是童话?还是悲剧?

给大家讲个故事,故事的主角是个还算得上貌美,也还算有才的姑娘。

姑娘原生家庭是有问题的,她的父母离婚后,又各自为自己找了新的归宿。她是个感情充沛的人,虽然和父母都保持了联系,但却不满于他们的离婚。她希望父母哪怕是为了她,也继续在一起。

然而这样的愿望,是不可能实现的。姑娘的父亲,已经在新的家庭有了孩子,姑娘甚至愿意尝试接受自己同父异母的小女孩以融入父亲的生活,不过她失败了。作为旁观者,我们无法评论让她最后抵触那个小姑娘的,到底是所谓熊孩子的不端行为,还是她一开始就存着的,对方是她家庭不可能再完整的根本原因这种心思。

姑娘是自信的,对什么都是无所谓额,但唯独一件事,一直挂在她心上——嫁人,...

还是想吃道连格雷X安吉莉可啊QAQ

1 / 6

© Sibyl | Powered by LOFTER